东方快评丨界定直播带货价格 也要界定主播佣钱

东方快评丨界定直播带货价格 也要界定主播佣钱
直播带货拼贱价的现象备受重视。在6月19日举行的首部全国性直播电商规范《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底子规范》和《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点评攻略》两项集体规范拟定研讨会上,专家建议应对直播带货的价格和最高数量有所界定。  从顾客的视点来说,直播带货的实质是产品,而不是主播。现在的问题是,绝大多数直播电商更多以贱价招引顾客,并且头部主播议价才能较高,在贱价+抽佣+坑位费的形式下,商家很大一部分赢利被主播拿走,毛利率高的商家还能剩余一点薄利,毛利率低一点的商家,量走得越多亏得越多。即便部分商家参加直播带货的意图是为了品牌效应,不太在乎赢利,但中小商家却没这种底气烧钱陪玩,撑不住只能洒泪离场。  受伤的不仅是中小商家,还有顾客。由于主播佣钱与坑位费自身是一种中间商赚差价的形式,品牌商已然给出品牌最贱价,给出主播佣钱分红最高价,那么还想保存赢利,必定从顾客头上找补,质量的擦边球必定多起来。因而,直播带货的价格和最高数量要有所界定,主播的佣钱也要有界定。  由于直播带货的火热和影视业受疫情影响,很多明星成了直播带货的主播,高价出场费被移植到直播带货中来。据新京报报导,“请明星带货血本无归”的故事,成了各大商家内部直播心得共享群的饭后谈资。明星主播坑位费一般在10万元至20万元,有的则可高达60万元。有商家花费25万元寻得一个直播坑位,终究以卖出50单惨白收场。此前也曾有媒体报导,朴西电商的负责人曾向他们泄漏,上一年"口红一哥"李佳琦在双11当天的链接费为15万,分红份额为20%,他们和李佳琦合作了5次亏了3次,双十一当天更是亏了50万。从前与李佳琦等主播合作过的三只松鼠、百草味等公司都曾表明,网红带货并不能带来可观的营收。  直播带货的意图是服务晋级,不能让少量人获益或许少量MCN获益,而是要多方获益,特别是让中小企业获益。因而有必要限制主播佣钱价格,经过合理的佣钱分配机制与流量形式、售后管理机制保证商家端的利益,达到顾客、网红与品牌商三方的共赢,防止主播“挟用户以令商家”。  一起,为了制衡主播佣钱过高带来的弊端,政府要多扶持企业家直接做主播来带货。企业自身的人才就能够安排起专业团队,并且这个团队更具有向心力,不光能够节约请网红明星主播的本钱,并且对顾客更实惠。仅有缺乏的一点,便是绝大多数企业家没有网红明星的影响力,像董明珠、梁建章这样的明星企业家毕竟是极少量。可是政府能够协助一切企业家打造影响力。政府可在公益事业、民生问题到国家问题的讲话、企业文化的优化等方面认为企业家搭桥。  一个热心公益事业,常常为民生呼为国家鼓的企业家,必定遭到顾客的推重与信赖,也就具有了网红明星效应。并且当企业家赢得信赖力后,必定愈加介意自己的形象,在企业治理上,必定更好地保证职工权益,保证产品质量,不让任何负面新闻影响到自己形象从而影响到带货,影响到经过带货推进产品工业晋级。至于企业家是否会夸张自己的产品质量和功用,底子不必忧虑,由于这个价值对企业来说太大了。